本站由职业开发人员倾情打造,完美适应所有屏幕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教程 - 看了这么多年影视剧后期特效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看了这么多年影视剧后期特效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2018-10-25 15:59 作者:织梦园 围观:65

  早在1975年,乔治.卢卡斯为了制作第一部《星球大战》,成立著名的电影特效公司工业光魔,从此开启了特效行业新时代,也为影像打开了一扇新视界的大门。

  随着技术的进步,后期特效在影视作品中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小到擦除威亚等穿帮,大到重新构建角色、场景,特效几乎是无处不在了。

  影视特效做的好,简直可以拯救世界,做不好,五毛的锅狠狠甩过来。特效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为什么有的特效亦真亦幻,有的却惨不忍睹?

  近日,影视圈记者走访了有丰富视效制作经验的VHQ北京威驰克数码公司(代表作《狼图腾》《无问西东》《邪不压正》等),了解这个处于影视大后方的行业幕后。

  特效在影视作品当中原本处于非常后期的阶段,由于现在广泛的应用,越来越多的项目都开始后期前置,视效团队往往在影片拍摄之前就已经介入进来了。

  VHQ视效总监李延告诉记者,后期视效公司做一部片子一般又分为三个阶段:前期、中期、后期。前期当然是从剧本开始,视效制作人员不但要读剧本,更要准确的了解故事究竟讲的是什么。使用数字特效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帮助影片完成叙事,千万不能为了特效而特效。

  “在前期工作中我们会通过设计制作特效故事版、Pre-vis和视觉概念图,并跟导演和拍摄团队在实拍前确认好拍摄方案,以及最终要呈现的画面效果。”李延说,在这个阶段还会将导演有特殊要求的画面效果进行测试,把每个部分都提前规划好,如果这一步没有做到位,就会直接影响到后期制作的进程和呈现效果。

  中期阶段则主要是制作影片中所涉及到的固定资产,还有拍摄现场的数据采集。在视效公司,通过后期制作出来的建筑、角色等纯CG镜头,被称为“固定资产”。这个阶段的工作,和剧组的实拍时间大体上会重叠,在这个过程中,视效团队需要和导演进行反复的沟通。

  最后则是镜头跟踪、动画、抠像、擦除,灯光渲染、合成等一系列的工作。“当然这需要在拿到导演最终确认的定剪镜头的前提下,”李延特别说,“其实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是,镜头在开始制作的情况下,剪辑改了,呵呵~”因为这样一来,制作人员大量的工作就白费了,可是这样的事情,在当下每一个项目中,又几乎都是存在的。

  2012年,导演李安将世界上最难拍的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搬上银幕,该片获得包括最佳视觉效果奖在内的四项奥斯卡大奖,然而,承担了该片主要后期工作,制作出栩栩如生孟加拉虎的马来西亚数字工作室Rhythm&Hues,却活活给“折磨”倒闭了。也是从那时候起,很多人开始知道,做动物,尤其是刷毛发,是多么的烧钱。

  VHQ也曾在2015年为电影《狼图腾》制作特效,李延告诉记者,动物确实很难做,不过也要看具体情况,那些大家都没见过的,臆想出来的角色生物类相对而言比较容易,例如怪兽、外星生物等,真正难的其实是大家最最熟悉的那些浑身长毛的动物,例如猫、老虎、狗,因为这些动物稍有一丝的不对,连学龄前的孩子都看的出来。

  相对于动态的动物,静态的建筑在近几年的影视作品中也大量应用,而这部分却常常很难被观众察觉,比如今年姜文导演的《邪不压正》,其中的建筑物有相当一部分都是通过特效制作呈现出来的。

  VHQ为该片制作了443个特效镜头,除了一些烟火、爆破、血液等,还包括整场重头戏的钟楼场景、关巧红裁缝铺和日坛祭坛决斗的场景,以及协和医院、东交民巷、六国饭店、内务部街、南小街、东四南大街、七七事变宛平城、朝阳门外刑场的场景制作以及延伸。

  众所周知,这部电影在上映前2天才举行首映礼,原因是后期没做完,李延也告诉记者,这回真跟审查没关系,确实是后期太紧张了。

  姜文对作品要求一贯超高,在拍摄《阳光灿烂的日子》时,一张宁静一闪而过的照片,他愣是拍了2万多张,从中选出一张最适合的使用。

  该片后期迟迟做不完,是因为北京人姜文,对民国时期老北京的样子处理怎么都不满意,电影中那些早就不存在了的南城墙、东四牌楼怎么做出来,他找了很多团队,最后在VHQ遇到同是北京土著的李延。

  尽管大家都没有见过那些已经不存在的民国建筑,可是对这方土地的感觉,是其他地域的人体会不出的,这种感觉让李延和姜文的沟通变得非常顺畅。

  落实到实际的操作,不能只凭感觉,现在建筑高楼大厦长的都差不多,而做古建筑一定要符合年代的准确性和比例结构的合理性,如何复原一座1937 年的老北京城,成了接手《邪不压正》的最大难点。为此,李延带领团队收集了大量的相关历史资料。

  从重点建筑整体设计,到场景的延伸处理,最终特效与实景毫不违和的呈现在《邪不压正》当中,如果不是看过后期制作视频,相信绝大多数观众想不到这些在实际拍摄中都是不存在的。

  李延坦言这次跟姜文导演合作,感到万分荣幸也确实有点小紧张,姜文清晰的思路和对细节的严谨、极致,让他受益匪浅。

  当特效在电影中已经应用的如此炉火纯青,在电视剧中却常常成为灾难现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李延告诉记者,其实不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在后期制作上的制作工序都是没什么区别的,关键就看所花费的时间跟精力是不是到位了。

  因为特效处于非常后端的位置,一部片子最后的成片往往就诞生于此,“保密”便成了特效公司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以VHQ为例,特效师们的电脑基本都处于断网状态,USB等输出口会被封掉,即使是内部传输文件也只有相应权限的人可以看到,并且在办公区内都安装有摄像头。

  一部影视作品的素材一旦外流,对于整个项目的相关机构和人员几乎是毁灭性打击。

  去年电影《悟空传》在距离上映不到一星期的时候,网上突然流传出该片的高清盗版资源,未加龙标和片尾字幕,与正片时长相差不大,虽然还没有做完特效,整部影片故事线暴露无遗。并且,泄露版本的画面上还打有水印,清楚地表明了是从制作的哪一个环节流出的,制片人只得紧急报案。

  对此,李延也表示,这些固定资产都是用时间和钱换来的,一旦流出,损失严重,作为后期制作人员,必须要有职业操守。

  做特效绝大部分的时间是与机器为伴,作为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在VHQ的办公大楼里坐满了大约400位特效制作人员,李延笑称,只有真正的喜欢做特效,才能一直坚持下去,而那些真正热爱的人,骨折都不影响干活,只要脑子还在,手指还能动,一切都不是问题。

  近几年,特效在影视作品当中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很多大片卖的就是特效,但采访过程当中,VHQ始终坚持,特效是为剧情服务的,特效需要做的更好,但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喧宾夺主。

  对于特效圈追逐“比肩好莱坞,看齐阿凡达”的口号,李延觉得做特效还是要不忘初心,电影本身要忠于内容,作为电影一部分的特效同样要忠于内容。

  只是当下令人比较烦恼的是,国内影视剧的变化太快了,这让处于这个产业链非常后端的特效公司,常常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工细作。

本文章的作者
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