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由职业开发人员倾情打造,完美适应所有屏幕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教程 - 张艾嘉电影中的女性形象

张艾嘉电影中的女性形象

2018-11-01 04:25 作者:织梦园 围观:182

  1986年,张艾嘉处女作《最爱》上映,奠定了她的电影中两女一男的人物架构以及对女性的持续性的关怀。张艾嘉将个人对生命、情感的思考和人生经历融入电影创作,塑造了多个女性经典形象。

  1995年根据严歌苓小说改编的《少女小渔》,张艾嘉作为导演和第二编剧将这部带有“冲奥”野心的电影搬上了银幕。柔顺温和、善解人意的小渔追随男友江伟踏进陌生的美国,为了拿到绿卡,她听从江伟的安排与落魄的美国人马里奥假结婚。小渔与马里奥的生活从一开始充满冲突到因为马里奥写的书逐渐相知并产生共鸣,在马里奥引导下她慢慢打破了过去的沉默,敞开心扉。小渔和江伟却因匮乏的沟通逐渐产生罅隙,在与马里奥的相处中,小渔逐步摆脱了江伟的禁锢,开始有了话语权,有了对外界的个人评判标准,最后马里奥中风去世,小渔决定离开男友,独立生活。在《最爱》自我意识觉醒的基础上,小渔与男性分明了界限,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话语,向江伟说“不”。

  女人和男人的关系、三角恋情是张艾嘉一直在探讨的话题,但是我认为在女性形象的塑造上,却总是流于表面。小渔和《203040》中的小洁、想想和Lily都树立在一个stereotype中,形象略显单薄了。与观影前对20、30、40岁女性的想象大致相同,这是一处很大的败笔。

  毕赣说,时间是一只隐形的鸟,只有上了色才能被看到,那么对张艾嘉来说,透明的爱情观在她的《203040》中绘上了不同的色彩,而这种色彩又在2017年的《相爱相亲》中得到更深刻的延续。这两部电影都在讲三个年龄段女性的爱情故事,她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不依靠于男人,在感情问题出问题时,也追求男女平等,理性思考。区别在于《203040》做得更类型化一些,多线平行叙事,《相爱相亲》则是加入了历史问题的语境,通过迁坟这一核心事件串联起三代人,用情感打动观众。在这个基础上张艾嘉从女性本体出发,探讨女性心理的复杂、敏感。从《最爱》《少女小渔》中强调男性要对女性负责,女性寄望于男性的解救,到后来的电影中女性靠自己的努力和感悟回归正常的生活,实现自我救赎。

  在张艾嘉的电影作品中,我们看过太多爱恨纠葛,但每一个女性最终都会在生活的过程中渐渐寻觅到自己丢失或缺少的那部分,“所有的一切都要归于平静”。这种平静并不是告诉观众如何解决问题,而是将女性带到更大的话语空间里,再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但是无论这些女性形象的塑造方式如何变化,张艾嘉一直都在文本探索的维度上推进演绎,我认为如果要在女性塑造上实现更大的突破,可以从镜头、画面这些导演手法入手。举个例子,男权电影总是通过表现窥视或者局部展示女性身体,或用相关的物品来暗示女性身体的方法来让人迷恋崇拜性。那么在塑造小柔、想想、薇薇这些独立女性女性的时候可以用颠倒女性作为男性凝视工具的功能去表现她们。此外,环境也是表现人物心理的一种指涉,比如在《相爱相亲》中,岳慧英和尹孝平站在城市的高楼中寻找十多年前的街道办时,鳞次栉比之下两人面对同一困境的茫然和渺小远比后来两人在车内的互诉衷肠更加动人。这种镜头在张艾嘉的电影中不多,但对她想表达的情感氛围却大有裨益。

  1986年,张艾嘉处女作《最爱》上映,奠定了她的电影中两女一男的人物架构以及对女性的持续性的关怀。张艾嘉将个人对生命、情感的思考和人生经历融入电影创作,塑造了多个女性经典形象。

  1995年根据严歌苓小说改编的《少女小渔》,张艾嘉作为导演和第二编剧将这部带有“冲奥”野心的电影搬上了银幕。柔顺温和、善解人意的小渔追随男友江伟踏进陌生的美国,为了拿到绿卡,她听从江伟的安排与落魄的美国人马里奥假结婚。小渔与马里奥的生活从一开始充满冲突到因为马里奥写的书逐渐相知并产生共鸣,在马里奥引导下她慢慢打破了过去的沉默,敞开心扉。小渔和江伟却因匮乏的沟通逐渐产生罅隙,在与马里奥的相处中,小渔逐步摆脱了江伟的禁锢,开始有了话语权,有了对外界的个人评判标准,最后马里奥中风去世,小渔决定离开男友,独立生活。在《最爱》自我意识觉醒的基础上,小渔与男性分明了界限,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话语,向江伟说“不”。

  女人和男人的关系、三角恋情是张艾嘉一直在探讨的话题,但是我认为在女性形象的塑造上,却总是流于表面。小渔和《203040》中的小洁、想想和Lily都树立在一个stereotype中,形象略显单薄了。与观影前对20、30、40岁女性的想象大致相同,这是一处很大的败笔。

  毕赣说,时间是一只隐形的鸟,只有上了色才能被看到,那么对张艾嘉来说,透明的爱情观在她的《203040》中绘上了不同的色彩,而这种色彩又在2017年的《相爱相亲》中得到更深刻的延续。这两部电影都在讲三个年龄段女性的爱情故事,她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不依靠于男人,在感情问题出问题时,也追求男女平等,理性思考。区别在于《203040》做得更类型化一些,多线平行叙事,《相爱相亲》则是加入了历史问题的语境,通过迁坟这一核心事件串联起三代人,用情感打动观众。在这个基础上张艾嘉从女性本体出发,探讨女性心理的复杂、敏感。从《最爱》《少女小渔》中强调男性要对女性负责,女性寄望于男性的解救,到后来的电影中女性靠自己的努力和感悟回归正常的生活,实现自我救赎。

  在张艾嘉的电影作品中,我们看过太多爱恨纠葛,但每一个女性最终都会在生活的过程中渐渐寻觅到自己丢失或缺少的那部分,“所有的一切都要归于平静”。这种平静并不是告诉观众如何解决问题,而是将女性带到更大的话语空间里,再对这些问题进行思考。但是无论这些女性形象的塑造方式如何变化,张艾嘉一直都在文本探索的维度上推进演绎,我认为如果要在女性塑造上实现更大的突破,可以从镜头、画面这些导演手法入手。举个例子,男权电影总是通过表现窥视或者局部展示女性身体,或用相关的物品来暗示女性身体的方法来让人迷恋崇拜性。那么在塑造小柔、想想、薇薇这些独立女性女性的时候可以用颠倒女性作为男性凝视工具的功能去表现她们。此外,环境也是表现人物心理的一种指涉,比如在《相爱相亲》中,岳慧英和尹孝平站在城市的高楼中寻找十多年前的街道办时,鳞次栉比之下两人面对同一困境的茫然和渺小远比后来两人在车内的互诉衷肠更加动人。这种镜头在张艾嘉的电影中不多,但对她想表达的情感氛围却大有裨益。

本文章的作者
本周阅读排行 文章推荐